当前位置:extraform.com情感附近离婚女人(离婚多年女子独自带娃)
附近离婚女人(离婚多年女子独自带娃)
2022-11-21

四川的阿玲和前夫阿毅离婚六年,当时协议:儿子凡凡的抚养权归阿毅所有,但实际上凡凡是由阿玲带回四川抚养长大。这六年来,两家人和和气气。但是最近,阿玲因为一件事从四川来到了福州。

夫妻离异多年抚养权问题再起纠纷

阿玲一个星期前抵达福州,

就是为了解决儿子的抚养权变更问题。

阿玲

因为生了小孩两年,肯定要带小孩,都没上班,没有经济来源。小孩子要有保障,就把小孩放在他老爸的户口上。现在我有能力养他了,我也计划好了他的未来。

阿玲觉得,她现在可以给凡凡更好的成长环境。

孩子现在小学三年级,在四川读书一直是寄读的身份。

从实际抚养人和孩子成长的角度,阿玲希望将凡凡的抚养权变更到自己名下,但遇到了一个阻碍。

因为户口簿在阿毅的父亲老陈手中,变更抚养权的事就被一直搁置。随即,调解小组前往老陈家了解情况,但他可能回了老家,于是调解员电话联系了他。

前公公无法理解变更原因

拒绝提供户口簿

电话一接通,老陈似乎就已经知道我们的来意,他激动地表示,阿玲动机不纯。

阿毅的父亲 老陈

这个五六年的事了,抚养权在我们这边,但现在不懂得阿玲怎么想的,我们现在怀疑她动机有问题。

老陈的意思是,孙子凡凡可以回到福州读书,

并由自己来养育和照顾凡凡。

对于这个提议,阿玲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阿玲

我是孩子的直系亲属,除非我没能力、没时间来带小孩,我可以放弃,但是我有的话,我都不会放弃对小孩子的抚养。

阿玲说,离婚后一个多月阿毅便再婚,

目前育有一子一女,

将孩子接回福州照顾不现实。

调解建议:换位思考 为孩子成长考虑

电话中,阿毅的父亲表示希望私下协商,调解小组本着解决问题的角度提出建议。

随即,调解小组将电话转交给阿玲,但还没聊上两句,两人就争执了起来。

“调解”其实是一个沟通桥梁,通过“调解”才能平和地转述双方意见,促成问题的解决。通过“调解”才能转换立场懂得对方的想法。

虽然电话沟通了许久,但阿毅的父亲还是表示,希望私下解决。挂断电话,调解员胖姐也希望阿玲理解老陈。

前夫承诺近期变更抚养权

回到事件本身,抚养权能否变更的关键点在于前夫阿毅的想法。为此,调解员建议以此为突破点。

电话中,阿毅表示会在调解介入当天做通父亲的工作,并尽快变更抚养权。

孩子的成长永远是父母和长辈最为关注的事,调解小组也希望,两家人能站在孩子健康成长的角度,让孩子拥有一个温馨的家庭氛围,选择更适合孩子的生活方式和教育方法。